首页 |站点地图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广州公共图书馆魅力增加 拟走麦当劳路线
时间:2007-8-25 16:51:04 人气:2965 
我有一个梦:让图书馆多过麻将馆 

  暑期未尽,持续高温中广州各大公共图书馆人气极旺;一场“高校图书馆是否应向公众开放”的争论,热度也在持续。在话题背后,是广州公共图书馆严重不足的现状。
  进入网络时代,传统的阅读方式被以网络阅读、视频阅读为代表的新阅读形式所替代。这被认为是一种不可扭转的趋势。但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图书阅读依然是人们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重要途径。


  从记者连日来的观察所见,作为承载大众阅读重要使命和“社会记忆”的公共图书馆,其历史使命不仅没有消亡反而日见增重。广州市图书馆副馆长方家忠指出,香港平均每9.4万人就拥有一间图书馆,而广州平均每63.3万人才拥有一间图书馆——仅一个广州图书馆每天都有8000市民等着涌入。


  “什么时候图书馆能麦当劳化?”有专家提出这样的观点。近年来广州公共图书馆的建设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然而体制障碍和发展严重不平衡却成了横在社区图书馆路上的坚冰。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网络时代的公共图书馆魅力如何?有数据表明,目前国内图书馆的主要读者除了在校学生以外,就是普通市民。其中在校生占51%,普通市民占22%,原本设定的主要服务对象——党政机关公务员和研究型读者,仅占27%。


  现状:网络时代公共图书馆魅力不减反增


  在海珠区一家证券公司工作的张晓梅,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去过图书馆。“现在都网络时代了,还用得着跑一趟图书馆吗?”


  在她看来,图书馆吸引人的地方,只是一些网络数据库。“查一些金融统计资料,不找它们还真不行。文化休闲,上网就可以。”


  近日,记者在广州各公共图书馆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在海珠区图书馆,座无虚席,有的人甚至坐在地上。广州图书馆近几年的日均平均读者流量是8000人次左右。毗邻的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去年日均读者也高达6000人次。


  “广州的图书馆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卖方市场’之一。”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馆长李昭淳曾这样概括说。


  “公共图书馆不单纯是信息中心,还是宣传文化、普及文化、文化休闲的中心。” 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副馆长莫少强解释为何公共图书馆在网络时代仍有巨大需求。


  近年来,广州在公共图书馆资源方面得天独厚。大型集中式公共图书馆展开建设热潮,2010年改建完毕的省图书馆将是中国最大的省级图书馆;2008年新建的广州图书馆也将成为中国最大的城市图书馆。


  “广州图书馆新馆投资9.24亿,位于尺土寸金的珠江新城;黄埔区新建达12070平方米的图书馆,接近广州图书馆现有面积。”方家忠说,这种气魄在中国城市中并不多见。


  问题:分布不合理公共图书馆扎堆


  方家忠指出,香港与广州的土地面积、图书馆馆舍总面积与人均藏书量相当。但目前香港的登记读者量是广州的5.5倍,外借图书册次是广州的11.8倍,人均外借册次是广州的16.2倍。


  服务效益的迥异,除了投入力度、社会阅读风气与阅读习惯外,还在于合理的服务网络布点和科学、高效的管理体制。


  专家认为,不能光看数据,图书馆走近百姓,要依赖于各个社区的服务点。布局不合理,公共图书馆就显得相对紧缺。


  “广州最大的公共图书馆,广州图书馆和省图书馆相距500米”,方家忠介绍说,“旁边还有科技图书馆和越秀区新图书馆,少儿图书馆则在长堤大马路,全部‘扎堆’越秀区。”越秀区面积仅占全市的3.5%,人口只占广州的1/10。而萝岗区、南沙区的区图书馆还在筹建中;面积达1042.7平方公里的白云区仅有一家区图书馆和几家社区图书馆,这些地区距离越秀区都比较远。


  莫少强说,“中国的公共图书馆还谈不上布局,往往是哪里能找到地就在哪里建。”


  真正从图书馆获得充分服务的,往往只是它周边的居民。随着城区范围大幅度扩张,市民居住越来越分散,人们去图书馆的时间、交通等成本在上升,远离图书馆的居民逐渐被图书馆服务边缘化。有研究资料显示,较大规模的图书馆服务半径为1~1.5公里,小型图书馆服务半径仅为0.8~1.2公里。

 调查:图书馆走“麦当劳”路线是方向


  “图书馆应该麦当劳化、小型化、市民化,使图书馆真正走到市民心中,这是一个方向。”广州大学图书馆馆长张白影说。


  单从数字看,广州的基层图书馆并不少,然而它们尤其是街镇、村的图书馆大部分名存实亡。“常年没经费,没专人负责,没新书,基本没有开展正常的借阅服务。”方家忠说,目前仅一些大型馆的分馆才有保障。


  阅海轩图书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溪林指出,现有社区图书馆附属于各个街道或乡镇文化站,大多无独立开馆服务的条件。以越秀、海珠、天河三个区为例,无专业技术人员专职管理,场地多不如麻将室大,作息制度沿袭机关办公做法,图书少、旧、差。


  这些还不是基层图书馆最大的问题,“各自为政”才是要害。广州目前的社区图书馆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划,省、市、区图书馆自成一家,不能形成上下贯通、统一调配的体系。公共财政用于图书馆建设的经费难以合理地撒布到各个区域,如市图书馆的每年购书经费大约1000万元,海珠区约为50万元,而白云区图书馆只有10余万元。社区图书馆未被列入市一级预算,经费全靠财力较弱的街道和乡镇解决,发展缓慢、不平衡甚至可有可无的情况不足为奇。


  同时,社区图书馆作用的缺位或不健全也造成省、市级的综合性大馆的资源浪费。


  分析:可持续发展有多重危机


  另一个制约社区图书馆的问题是资源。


  目前社区图书馆建设依赖于图书馆和共建方的“你情我愿”,图书馆不能根据布局的需要来建基层图书馆,主动权在合建方,馆舍、工作人员、经费都要受制于人,其中最为致命的是“馆舍”。


  “省、市一级的图书馆一般有专项经费,一些区级图书馆除了图书什么都没有。”海珠区图书馆副馆长郭应佳坦言,他们建分馆只有书,没有专项经费,人员、经费、馆舍都靠对方。“一旦对方不愿意,我们只有撤。”


  “公共图书馆建设,主要靠政府。”方家忠说。各级政府重视程度不同,实际差别很大。目前区级图书馆中馆舍建筑最大达1.2万多平方米,最小仅2300平方米;经费投入多达118万元,少则仅15万元;馆藏量最多有60万册,少的仅13万册;正式职工人数多的超过20人,最少的才5人。在基层,一些图书室空无一人,门上成天挂把锁。


  收入差距是另一层痛。有的以公务员工资为标准,有的是独立标准,待遇好的图书馆甚至比差的多一倍。方家忠说,“我们的收入还不如一些区级图书馆,和省馆、高校图书馆也有较大差距。”


  “我是副馆长,实际到手的月收入全部加起来是3200多元,我一个同学在省馆无职务,另一个在广州外语外贸大学图书馆任部门主任,职称相同,工资依次相差1000元。”这种差距拉开了各图书馆的人才、资源和服务水平。加上公共图书馆本身分布不均,实际上造成了公共服务的不均等。


  “公众要求‘同城待遇’。作为大城市的特有现象,城市居民的素质和权利意识相对较强,同为一城公民,与教育、医疗、退休金、收入分配等诸多不均衡因素纠织在一起,使得图书馆服务不均衡、对市民公共文化权益保障不均衡的矛盾尤显突出。因此,在大城市,实现公共图书馆服务均等化的目标要求往往更为迫切。”方家忠说。


  资源上的差距,归根结底是体制上的制约。方家忠认为,造成公共图书馆发展困境的正是现有的图书馆管理体制。与全国各地一样,广州市公共图书馆事业管理从属于文化局行政管理系统,事业经费由本级财政拨付,各馆总体上各自为政。这种体制导致投入与发展的不平衡。


  出路:通过立法来打破体制障碍?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外公共图书馆通行总分馆体制,由中央图书馆负责管理下属各级图书馆;中国的各级公共图书馆分别由与之对应的各级政府文化主管部门设立管理。如广州图书馆由市文化局管理,各级图书馆之间除业务指导外没有任何关系。其建设好坏,取决于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程度。


  打破体制的坚冰在现阶段还不现实,但要改善这种状况也不是毫无办法的。通过立法来保障图书馆建设是一条出路。中大图书馆馆长程焕文说,“深圳、北京等地图书馆事业近年发展较快,因有立法提供制度保障。”


  2006年9月开始,广州市开展图书馆立法准备工作,今年4月,《广州图书馆条例》被列入市人大立法预备项目。其中规定,广州市各级人民政府应将公共图书馆的经费列入本级财政年度预算,并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逐步增加投入。


  “方案草案已基本完成。应该不会等很久了。”程焕文说。


  “如果这些点盘活起来,广州就有180多家公共图书馆,以1000万人口计算,差不多可以达到世界平均水平。而且这个布局也比较合理。”方家忠说。目前广州图书馆通过建立分馆来构建图书馆基层服务网络取得显著成效,但随着分馆数量的增加,分馆的可持续发展后继乏力。

 


生活快报
·安全软件重排位
·广州公共图书馆魅力增加 拟走麦当劳路..
·哈尔滨出现“三个太阳”的奇观
·广州快速公交露出庐山真面目 坐BRT似..
·“足底按摩之父”吴若石发表新足部健..

936广场
·"健康和谐进荔湾"活动成功举行。
·造化在吾手 笔下有生机
·《我顶你个肺》等原创粤语歌受欢迎!
·“走近名医”走近吴若石
·第二届“西关小姐”评选正式启动

广东广播电视台 南方生活广播 FM936.COM
站点维护:广东人民广播电台
广东电台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6140